长春不孕不育做哪些检查
时间:2019年10月15日 02:16:26

插孙嘉潞民国时期丛书书影。《万有文库》商务印书馆929年陆续出版的超大型的综合性丛书,共收4000册,均用纸皮平装,小32开本。《万有文库》的出版和发行,在当时开启了民智、传播了文化、普及了知识。  大小之间关系密切,你没有大的根底,就讲不出来很确切的小的东西,没有大的修养,想写小的也是浮光掠影,也不会有很深刻的见解,也不会讲到作者真正的生命的所在。  ——“大家小书”系016年重版之际,2岁高龄的叶嘉莹解释她心目中的大与小。  民国十年,王云五经胡适的引荐入商务印书馆,“首先从治学门径着手,就是编印各科入门之小丛书”作为出版方针。七八年间,《百科小丛书》《国学小丛书》《新时代史地丛书》《工学小丛书》《汉译世界名著丛书》等各种小丛书陆续编印。  九十年后,北京出版社“大家小书”系列延续了小书的传统。自2002年起历时十五年,共出版鲁迅《门外文谈》、顾颉刚《中国史学入门》、顾随《苏辛词说》、朱自清《经典常谈》、赵朴初《佛教常识答问》、沈祖棻《 词赏析》、李长之《鲁迅批判》、费孝通《乡土中囀、启功《金石书画漫谈》、周汝昌《红楼小讲》、叶嘉莹《名篇词例选说》等“大家小书”百余册,涵盖语言文化、古典诗词、文艺学、小说、历史、艺术、思想等七大门类。  “大家小书”是个“很俏皮的名称”,作为编委的袁行霈在丛书总序首段里就解释了,“此所谓‘大家’,包括两方面的含义 一、书的作者是大家;二、书是写给大家看的,是大家的读物。所谓‘小书’者,只是就其篇幅而言,篇幅显得小一些罢了。若论学术性则不但不轻,有些倒是相当重。”  叶嘉莹也对“大家小书”中的大与小有过一段精妙的论述,“大小之间关系密切,你没有大的根底,就讲不出来很确切的小的东西,没有大的修养,想写小的也是浮光掠影,也不会有很深刻的见解,也不会讲到作者真正的生命的所在。你的知识、学问、修养,一切都有密切的关系,你对于这个诗词能够体会多少,每个人都读同一首诗词体会都不一样。”  正是那“大的根底”“大的修养成就大家们”深刻的见解“以及他们背后”真正的生命。拨开花团,滤过枝叶,让我们一同去寻大家的根底,问大家的人生。  顾随与《稼轩词说》  为己为人挤出一丝光亮  光绪三十一年,袁世凯奏请立停科举,推广学堂。同年,慈禧太后下诏书,“著即自丙午科为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  那年顾随刚八岁,可“从师读书已年余矣”。父亲就是老师,“自吾始能言,先君子即于枕上授唐人五言四句,令哦之以代儿歌。至七岁,从师读书已年余矣”,顾随在《稼轩词说》自序中写道。  顾随原名顾宝随,“宝”字辈,清河县人。祖父、父亲均是前清秀才,取名“随”,大约是冀望能追随前辈,还做读书人。  在自家家塾念书,父亲亲为塾师,要求自会严格。况且,科举一停,似乎也断了秀才父亲的通达之路,断了一代读书人藉此通往荣耀与财富的念想。  1915年,《青年杂志》在上海创刊,之后改名为《新青年》。同年,十八岁的顾随告别了身后的大家族,北上读书。先是在天津北洋大学读了两年英文预科,之后在北京大学英文系专攻西洋文学,改用顾随为名,取字羡季,又字号苦水。  据说顾随最初报考的是北京大学国文系,之后却念了英文。相传当时因国文入学成绩太优秀,被校方称赞文学水平卓异,一度惊动了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蔡元培专门约见,建议改学西洋文学,以拓宽视野,通贯中西,说这样才能为今后治学研究打好基础。  顾随是否真是听从蔡校长的提议尚待考(顾915年报考入学,而蔡元培916年才出任北京大学校长),但足以从这段轶事中窥见当时学界对年轻治学者寄予的厚望 期待他们不仅国学底蕴深厚,而且西文功力也要扎实。  这般期望不仅落在了顾随身上,也从顾随身上传了下来。这从顾952月写给挚友卢季韶的信里写他最得意学生的表述中就能看出来,“有周玉言者,燕大外文系毕业,于中文亦极有根柢,诗词散文俱好,是我最得意学生”。  “外文系毕业”且“中文亦极有根柢,诗词散文俱好”,顾随得意的弟子正是之后闻名的红学大家周汝昌。贯古今,通东西。诗词国学大师是英文系出身,恐怕也是那个时代独有的履历。  1920年夏,顾随从北京大学毕业,二十四岁。他在青州中学谋了个教职,来到了山东,一待就是六年。冯至在《怀念羡季》中曾对那个时代做过一番描述,“那正是中国社会黑暗重重、许多青年人感到前途茫茫的时代。我们一方面沉浸于祖国诗词优美而又忧伤的名句中,一方面又像鲁迅所说的‘摄取来的异域的营养又是世纪末的果汁’。诚然,羡季阅读的西方作家,也正是鲁迅在这句话后边列举的那几个名字 王尔德、波特莱尔、安特列夫。一些互相矛盾的思想交错在头脑里,难以排解,更加上个人生活遇到的闲是闲非,也增添烦恼。眼前暗淡无光,有时也鼓起勇气,说几句豪迈的壮语,既鼓励朋友,也聊以自慰。”  黑暗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顾先生也不例外。他读鲁迅,读西方作家,写信,写诗词。为朋友,也是为自己,挤出一丝光亮。  六年后,而立之年的顾随转赴天津女子师范学校任教。冯至说,“那时天津是一个军阀统治下酒肉争逐、民不聊生的城市”,可在这“更多看见社会的阴暗,体会人世的艰辛”的日子里,顾随仍然向学生传达着勇气。  当年就读于天津女师的王振华在《纪念我的启蒙师顾随先生——宣传鲁迅的先行者》回忆道,“顾先生讲课,用他那充满感情的抑扬顿挫的声调朗读,这就把学生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课文中了,全室鸦雀无声。记得先生讲《伤逝》,读到‘那是阿随,它回来了’,满室发出了呜咽……”。顾随给学生讲《伤逝》,讲《娜拉走后怎样》,王振华回忆说,“在我们这些还未入世的十几岁的少女面前,顾先生用鲁迅思想给我们指明了道路 子君的路不能走!娜拉的路也不能走!”“在那黑云压城的军阀统治时代,顾随敢于给学生讲鲁迅作品,一讲三年,这是何等的胆识!”  黑暗中顾随打开那一扇又一扇的窗,传递着微弱却明朗的光。  李长之与《鲁迅批判》  独独承担批判  与求真的使命  同样被鲁迅感召的,在济南,还有一个青年,叫李长之。  19295日,十九岁的李长之在散文《猫》里第一次写到鲁迅,当时他在读《热风》,“当我读到那些最热烈的最有趣的一针见血的句子时,笑虽然止住了,却赚得肚子好痛。‘鲁迅’这两字,我一见了,我便觉得是滚圆的活跃的血似的长虫所盘拢的躯体,也就仿佛热沸的温泉所奔流着的路径。中国的社会,不错,有了曙光了,但是积厚阴沉的暗霾,那是需要雷和闪的,——纵然是隐隐然的小雷,萤火似的微弱的电花。我并不悲观,也不咒骂,我只觉得背上所负的重了起来,青年们,干吧,彻底吧!”  隐隐然的小雷,微弱的电花,即便冲不破那阴霾,也让李长之们听见了,看见了。  同那个时代受惠于鲁迅的众多青年人一样,李长之对鲁迅怀着崇敬的心,“我受影响顶大的,古人是孟轲,我爱他浓烈的情感,高亢爽朗的精神;欧洲人是歌德,我羡慕他丰盛的生命力;现代人便是鲁迅了,我敬的,是他的对人对事之不妥协。不知不觉,就把他们的意见,变作了自己的意见了。不但思想,就是文字,有时也有意无意间有着鲁迅的影子。恐怕不仅是我,凡是养育于五四以来新文化教育中的青年,大都如此的吧。——我们受到鲁迅的惠赐实在太多了。”  不同的是,青年李长之把敬意化作批评935月他最先动笔写出《鲁迅批判》的序文936月《鲁迅批判》由北新书局首次出版。  一个二十五岁清华大学还未毕业的年轻人敢于“批判”他“最敬的”“现代人”鲁迅,让李长之在“养育于五四以来新文化教育中的青年”中成了唯一。在新书付印之前,他还把样稿寄给鲁迅先生请他亲自做修订。这本十万字不到的小书成了鲁迅研究史上“唯一经过鲁迅批阅的批评鲁迅的专著”。  (下转B03版)  撰文/ 特约记李佳 {ProofReader}

  鱼腥5克,留心贯穿联接年夜便通行,可乱疗湿热型湿疹,一起去看看吧,如桃、葡萄、荔枝、香蕉、菠萝、桂圆、芒果、草莓等

  冬瓜,

一款主打日韩市场的音乐APP,为了迅速抢占市场,每天凌晨三点开启下载功能,白天关闭。尽管海外用户选择了默许,但以小聪明打版权擦边球,很可能也会沦为饮鸩止渴,也成了创业 和投资人的争议话题。这款中国创业团队的出海项目的运营策略和争议,是过去一年中国内容创业出海的小缩影。在工具类应用出海之后,内容创业出海成了中国创业 的新浪潮海外版今日头条、映客、快手,创业 正在把国内火爆的内容类应用,搬到海外015年,中国创业 们选择内容类产品出海,是为了避开工具类应用的激烈竞争和短暂的生命周期,以内容获取深度用户。内容创业出海,却面临着更复杂的情势。相比工具,内容的本地化更复杂,同时,海外的版权规则不同国内。对创业 来说,内容创业的时间窗口往往很短,分发渠道、优质资源都更容易被巨头收割。这一片内容创业出海的风口一旦扬起,中小创业 可能很快就会被巨头围剿。这成了内容创业出海的困局 要把握时间窗口快速发展,但适应版权规则又耗时漫长。长期以来,中国内容创业 的运营能力多半是利用了版权规则不清晰的政策漏洞,但这一套打法到了海外,就会成为原罪枷锁。顶着出海的风口,中国内容创业 的出海路将会如何?中国内容创业 出海的必然2015年,再次创业的张磊创业创办了YeeCall 一款网络电话,而同样出身百度的叶哲韡则创办了DailyCast,面向海外的视频版今日头条。他们成了中国内容创业出海的先行 。在此前,移动出海的概念已经火热了很久。猎豹移014年在纽交所上市,雅互动和久邦数码也于2013年分别登陆香港和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更早之前,是UC、GO lancherihandy、infolife,这是最早吃螃蟹的一批创业 。出海,是很多中国创业 迫不得已的选择。现任红点创投合伙人吴峰曾在演讲中提到,2014月到2015月,整个移动互联网全网排名前二十的活跃APP,几乎没有变化,国内竞争已成血海。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们出海寻找机会,也因此最早尝到了海外市场的甜头。从最早吃螃蟹的创业 开始,中国的移动出海几乎都是以工具打头阵,如今数得上名字的,以百度旗下Du系列、猎豹、微信(WeChat 为代表。但工具出海的热潮,正在悄然发生变化015年是中国移动出海的第五个年头,以工具打头阵的出海热潮突然刹车,先行 们发现,工具类产品出海碰到了天花板 以往,只用一个APP就能打遍天下,而如今,他们同样需要本地化、重运营。以往的海外蓝海,正在成为新的红海。工具热潮消退,因为国外市场互联网发展已经进入新的阶段,也与互联网工具本身的局限性有关 使用即离开,很难建立足够的规模壁垒 集结号资本创始人范黎说。工具类要想维持活跃度,只能靠广告,不停地买流量。停留时间短,用户粘性低,左手新增,右手就出去,就像流水式的消失。而内容恰恰可以弥补这个缺陷。数据显示,内容类产品的使用时长是工具类的三倍。用户使用时长决定了一款产品的变现价值。为了提高时长,安全类、清理类工具需要不断弹窗,提醒甚至恐吓用户使用,用户体验差。而内容即广告,用户体验无阻断,最典型的是APP STORE,即是内容,又是广告。早期的工具出海 已经意识到了这一趋势。Avazu的创始人石一,在做完了wifi共享和输入法之后,开始向内容发力,推出直播和新闻APP 工具切入口,内容切深 。猎豹也是,近期关于内容的动作不断,收购美国版今日头条News Republic,投资短视频分享社区 musical.ly ,推出自有直播产品live.me。根据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海内外直播报告,live.me在AppAnnie上的日下载量已超万。还有SOLO,也从最初的Solo锁屏、应用锁、消息提醒、天气等,逐步向新闻、、社交的内容转移。内容出海 需 海陆 联合作战可是,内容的打法和工具完全不同。在工具时代,只需要空军,不需要地面部队,一款APP打全球,不同国家最多只用翻译,以及UI做优化。所以经常能看到,一款产品推到全球很多市场,却并没有在海外设置一兵一卒。内容却不适用这个打法。每个国家的媒体不同,法律环境不同,广告主不同,受众阅读偏好也不同,比如巴西人更喜欢足球类新闻,而中东地区对此却未必感冒。这就要求出海公司必须一个国家一个国家打,海陆空联合作战。以海外版的 今日头条 为例,印尼有Baca,印度有NewsDog,土耳其有GUuml NDEM,都是扎根在一个国家。直播也是类似,猎豹的live.me选择了美国,百度旗下的直播平台Cliponyu选择了印尼。一家位于上海的公司,则将网红直播搬到了中东。在运营上,内容需要更重的本地化。比如海外版 快手 小影,在不同的国家,采用不同的运营推广策略。在巴西,小影推送桑巴舞、足球等当地人感兴趣的内容。而萌萌的贴纸和美颜功能,在东南亚收到追捧,但在美国就会失去拥趸。东南亚用户更喜欢把视频分享到Facebook、微微信这样的社交平台,但许多美国用户都会上传至Youtube,所以对视频的清晰度会有更高的要求 出海总的趋势是,越来越偏重运营,跟当地线下结合。这是移动出海逐渐深化的过程,和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很像 梅花天使吴世春说。虽然中国出海团队运营能力强,但在海外市场,运营天然不是优势。因此有创业 认为,最好用技术解决运营问题。比如深链技术,因为政治新闻而下载APP的用户,会看到更多的政治新闻,而因为色情图片拉来的用户呢?呵呵,你懂的~带着 原罪 的出海路内容出海要求扎根某一个国家,但值得扎根的国家有多少?首先是人口足够多。目前地球上人口过亿的国家只有十几个,所以出海 扎堆严重,集中在印度、巴西、印尼等少数几个国家。资本也瞄准了这些市场做投资。阿里投了印度的 付 Paytm,滴滴投资印度的打车软件Ola,日本的软银、中国的红杉,都将投资触角伸到了印度市场。创业 和资本的涌入,正在加速催熟这些新兴市场 中国六年的发展历程,在印度可能只需要三年 SIG合伙人闫丹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微信ID:xjbmaker 。业界共认的一个观点是,内容出海还在早期,尚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形成优势地位。但内容出海时间并不宽裕,最迟在今年年底,窗口期就会关闭。另外要参考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DaillyCast曾趟过一个坑,非洲的尼日利亚.79亿人口,而且是全英文用户,看上去是理想的市场。但进去以后才发现,WIFI和高速移动网络不完善,导致播放成功率很低。另一个问题是同质化。一位相关领域的创业 称,海外版 今日头条 有几十家。直播类就更多了,除了上文提到了live.me、Cliponyu,还有musically旗下的live.ly,以及欢聚时代(YY 旗下的BIGO LIVE、云游四海公司推出的Hallostar等,各家都在急着瓜分有限的海外市场。最大的挑战是版权。一位出海创业 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微信ID xjbmaker ,涉及内容的中国出海团队,有相当一部分在侵权。如果按照规则谈版权,合理合法逐步扩张,这是大公司的玩法,如果是创业公司,可能早就死在海外了。据说,有一款主打日韩市场的音乐类APP,为了规避侵权可能带来的法律风险,每天凌晨三点开启下载功能,白天关闭,而海外用户也默认和接受了这一点。版权问题,究竟该如何对待?Solo联合创始人李平说,如果在海外不尊重规则,产品遭到封杀,可能会前功尽弃。张磊也认为,不遵守规则,前几年可以,但现在谷歌和苹果会严打和警告,生态警察的存在,会维护和制定新的竞争规则。从国内的经验来看,视频网站、新闻聚合网站,都经历了侵权起诉-赔偿-购买正版的路,海外市场会不会同样如此?总之,带着 原罪 的出海路不会是一条平坦的大道

《七夜物语 (日)川上弘 译者 岳远坤、陈 版本 东方出版社 2017月川上弘 日本小说家994年以《神》获得柏斯卡短篇文学奖,1996年凭借《踩蛇》获得日本文学最高荣誉芥川奖。长篇小说《老师的提包》获谷崎润一郎奖。因其文学作品中创造了奇幻的童话世界,将日常生活糅进幻想,而被誉为“东方卡夫卡”。  芥川奖获奖作家川上弘美是日本当代最著名的女作家之一,在中国读者中并不陌生。她的小说《老师的提包》在中国出版以来,因其清丽的文风和细腻的笔致受到了广泛欢迎。而这部《七夜物语》是她创作的第一部以儿童为题材的幻想小说。小说以单亲家庭的小学生小夜为主人公,讲述了她与同班男生仄田一起穿越到夜晚的世界进行冒险的故事,通过现实世界与幻想世界交织的书写,描述了即将步入青春期的儿童的明与暗。  《七夜物语》最初是2011年在《朝日新闻》上连载,期间日本发生了震惊世界;3·11;东京大地震和由地震引发的核泄漏事件。川上弘美一度停笔,怀疑“谁会期待这个故事”。这时,她收到一封读者来信。这位读者的父亲在海啸中遇难。他在信里写 感谢你的故事,让我感受到这世界上还存在着日常。  青春与成长  “夜晚的冒险只能由你们两个人完成”  青春期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岔路口,是儿童走向成人的过渡阶段。这一时期的人仿佛在儿童和成人两个世界之间来回穿梭,这就好比《七夜物语》中所说的“傍晚”。正如夜晚世界里的大老鼠格力克莱尔所说 “夜晚的冒险,只能由你们两个人来完成。我只能站在夜的入口,在远方看着你们。”格力克莱尔可以说是父母严厉一面的化身,帮助小夜和仄田在冒险中一步步走向成长。小夜和他的搭档仄田通过一次次冒险,在幻想的世界中一点点长大。而在夜晚的世界中,他们的父母是适度缺席的。也正是因为格力克莱尔的远远守望,才促成了他们的独立成长。  第一夜,通过大老鼠格力克莱尔的考试,小夜和仄田学会了自立。第二夜,在令人昏昏欲睡的奇妙洋馆,他们学会了与诱惑抗争。第三夜与第四夜两人分别的冒险,他们分别遇到了另外一个自己。第五夜,知道了“常识”的非稳定性……每一夜的成长都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阶段,即日语中所说的“通过仪礼”。作者通过两个小孩七夜的冒险,讲述了儿童走向成人的过程中会遇到的一个个课题,通过想象的世界描绘了这个阶段经历的各种“人生仪礼”。  除了小夜之外,小说的另外一个主人公——同样生活在单亲家庭中的仄田是一个重要的设定。在小说中,仄田与小夜一起冒险,每一个夜晚都经历一次成长。但川上弘美的野心显然远远不止于此。若仅仅是成长这个主题,只需要小夜这一个人物就可以了。但她要书写的,并不是某个人物某个阶段的成长,而是要谱写一首更宏大的“生命之歌”。从这个意义上讲,仄田是个不可或缺的人物。因为有了仄田的存在,仄田和小夜、高中生哥哥南生与小麦、年轻时爸爸和妈妈、现在的爸爸和妈妈、故事中没怎么着墨的外公和外婆,这一组一组不同年龄段的男女在作品中以某种特殊的方式相互联系着,串联成完整的人生。  共性与个性  “我们的内心都住着另一个自己”  仄田和小夜都生长在单亲家庭,但小夜却发现原来同样生在单亲家庭,两人竟也有这么多不同,认识到“原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在“不一样”当中又有很多相同之处。他们都对现实中的自己有小小的不满,内心中都住着另外一个自己……而发现这些相似之处后,他们逐渐成为朋友并对对方产生美好的情愫,却在最后一个夜晚,又发现与彼此的不同。人存在共性,但终究还是具有独立个性的个体。通过诸如此类的描写,作品暗示小夜一直想知道父母离婚的原因,探讨了人与人之间的共性与个性这一主题。  小夜和仄田都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上世纪七十年代,飞速发展的日本社会中,离婚与再婚逐渐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单亲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如今,这一题材的作品本身或许不如当年那样能引起广泛的议论。然而,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单亲或再婚题材的日本儿童文学作品中,为了使再婚正当化,往往对母亲的再婚对象重点着墨,强调主人公由抵触到接受“闯入者”的过程。但对此,川上弘美似乎有自己的思考。她当然不反对再婚与家庭的重组,但她聚焦于孩子对“闯入者”抵触心理的深层原因,以及“父亲”与“母亲”这两个家庭角色的本质不同。  《七夜物语》中,对妈妈疑似男友金泽先生的出现,并没有着墨于小夜对他的抵触,更多是为小夜在夜晚世界遇到年轻时的爸爸,即另外一个“闯入者”铺垫。小夜在夜晚世界遇到年轻时相爱的父母,才发现原来妈妈并不止属于自己。因为妈妈还不认识小夜,眼里只有年轻的爸爸,小夜出于嫉妒,发现自己并没有现实世界里那么爱爸爸。小夜在现实世界中对金泽先生的排斥与夜晚世界里对年轻时的爸爸排斥一样,并非因为金泽先生是妈妈的再婚对象,而是出于一种对妈妈的本能依恋与妈妈被抢走的恐惧。  在孩子的潜意识中,“爸爸”原本就是外来的“异物”,是一个“闯入者”。从生物意义上,无论人类还是动物,父亲的的确确是母亲与孩子之间的一个“闯入者”。而母亲却完全不同。在人生的第一个阶段,母亲和孩子是一体的。从脐带断开、断奶、青春期,母体诞下的婴儿一点点成长为新的个体。作品中,经历了出生、断奶,主人公小夜即将迎来与母亲的最后一次分离。这次脱离是精神上的,本质上的。而只有小夜回到自己出生之前,在夜晚的世界里,她才认识到妈妈在做妈妈前,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并不属于自己,并由此成长。  幻想与现实  模糊的时代印迹,诠释超越时代的主题  川上弘美大学时曾加入科幻小说社团,作品擅长将幻想世界与现实世界交织在一起。《七夜物语》继承了她一贯的写作风格。与白天的现实世界相对,夜晚的世界是一个完全想象出来的世界 大老鼠格力克莱尔和他的影子蜂蜜色的米埃尔,周而复始的玫瑰花,会说话的铅笔等。在那里,他们能做现实世界中做不到的事,能在教室里俯下身看着现实中的自己和大家。川上弘美以出色的想象力为读者架构出一个个奇妙而又寓意深刻的幻想世界。  此外,《七夜物语》对于现实世界的描写没有特定的时代设定。或者说,作者一再强调这是一个不知发生在哪个时代的故事,故而特意模糊时代的印迹。川上弘美要书写的,并非某个特定时代的社会问题,而是诠释超越时代的宏大主题。  川上弘美大部分的作品以成年读者为对象。《七夜物语》首先在面向成人读者的《朝日新闻》上连载,后由朝日新闻社出版(朝日新闻下属的出版机构,并非专门出版儿童文学的出版社)。虽然这是一部以儿童为题材的文学作品,但其读者定位并不仅仅是儿童,作品中充满哲理的文字所体现的人生思考,值得每一位成年人在回忆自己的童年时代的同时,思考自我人生的奥义。而小说中出现的人物,乖巧懂事然而在学校体育课上双人组合的项目中总是落单的小夜,喜欢看书、不擅长体育、爱钻牛角尖的仄田,家庭环境优越、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班长野村,学习不好、性格莽撞的盐原,跟屁虫小岬……这些人物展示了即将迈入成人世界的青春期儿童和他们周围大人们的群像。每个人物形象都栩栩如生,让人读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也许本书的读者定位并不限于儿童,但无论从作品内容还是日本读者的来看,儿童无疑是本书最重要的阅读群体。从语言上来说,除了颇具哲理的句子,小说整体上都是浅显易懂且富有节奏感的短句,是一部非常适合亲子共读或儿童独立阅读的作品。从内容上来说,小夜和仄田的冒险故事,可以放飞儿童读者的想象,带着他们走向成长之路。  富有诗意的语言架构出来的美丽幻想故事《七夜物语》,可以超越时代与年龄的差别,带给读者以不同的感触。相信这部作品能够经受时间与读者的检验,像日文原版腰封上所说的那样,成为日本儿童文学史上一座“新的金字塔”。  □岳远坤(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助理教授)


文章编辑: 百度常识
>>图片新闻